OECD:应让全球化惠及更多区域和人群

2017-07-07 16:21    发布人:管理员

1.jpg(图片来源:http://ng.d.cn
       2017年6月7日-8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召开了一次深入讨论全球化发展现状及其面临的问题的会议,并在会议结束发布了一份关键信息报告。该报告认为,过去三十年中经济全球化的迅猛发展帮助数亿人脱离了贫困,但是当前许多国家因为本轮全球化收益分配的不平衡而对全球化了产生了强烈抵触情绪,因此非常有必要采取措施促使全球化对所有人都带来有益影响,并避免引发经济开放造成的破坏性倒退。以下是该报告的主要内容,供参考。
       在过去三十年中经济全球化发展迅速,尽管在全球经济危机之后有所放缓,但依然呈现极快的发展趋势。贸易和外国直接投资流动从1990年分别占全球GDP的17%和0.9%,上升到2016年的28%和3.2%。而跨境流动人口也呈上升趋势,目前世界约有十分之一人口生活在经合组织国家。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促进了生产力的提高和全球经济的增长,加速了新兴经济体在全球市场的一体化,并帮助数亿人脱离了贫困,同时也带来了重要的非经济收益,加强了人们之间的社会和文化的联系,以及对其他文化的认知。
       全球化也成为了技术进步的传播媒介,尤其是数字化,在大部分情况下,数字化是革命性的。数字化极大地降低了全球通信和协调的交易成本,使得原本利用专业知识和比较优势的分散化生产过程得以在全球存在。它还可以改善获得卫生保健、技能发展或其他服务的机会,并为人们提供全新的联系、社交、合作和参与社会的途径。它提供更便宜,更多,更好的产品和服务,从而提高消费者的福利。全球化和数字化的进程交织在一起,共同对经济和人民福祉产生重要影响。
       今天,一些经合组织成员国对全球化产生了强烈的抵触情绪。而抵触的原因和表达方式也根据国家和时间有所不同。不满是由于经济全球化在产生积极影响的同时,其推进的形式也阻碍了许多低收入的经合组织国家的富裕和发展,这种情形与高收入的经合国家正好相反。
       许多经合组织国家的中等家庭收入增长缓慢,一些国家甚至有所下降,一些先进经济体的就业环境和社会流动性已经恶化到一定程度。经合组织(OECD)的内向增长倡议显示,收入不平等加剧了机会的不平等(优质教育、卫生、网络、高质量工作),并导致更多不平等的后果,这种不平等在几代之后不断加强。这与收入和财富持续快速增长的上层收入群体的情形形成了鲜明对比。在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尽管贫困水平显著下降,但不平等程度仍然很严重。
       尽管促进了发展和创新,管制放松在国内和国际的层面上,对那些没有准备好迎接全球市场调整的公司和个人却是一个冲击,并加剧了市场扭曲所带来的诸如破坏行业公平竞争等后果。政策一直无法针对性解决开放经济或金融危机挑战的原因之一就是只依赖类似人均GDP这些只依赖平均值信息的度量,和那些无法掌握全球经济复杂性的模型。
       全球化和技术变革可以通过某些机制加剧中产阶级生活水平增长的停滞,并加剧与前1%人群的差距。特别是有证据表明,这些过程造成了劳动力收入在国民总收入中比例的下降;加剧当地萧条和区域不平等,加剧某些行业领先企业的垄断;引发市场扭曲;加速金融化过程;将纳税的压力从富有人群转移到了劳动人民身上。当数字化加剧劳动力市场的两极分化,技术变革和全球化使许多常规工作面临挑战。全球化也加剧了其他一些问题,包括非法贸易和非法竞争的增长。全球化的各种可能的负面影响在程度上还存在不确定性,但就目前情况而言,即使程度还不确定,这些问题依然存在且值得探讨。因为,除非经济全球化的各种不满情绪得到解决,否则渴望消除全球化负面影响的政治压力可能会危及到贸易、投资和人员流动日益开放所带来的积极影响。
       因此,迫切需要采取政策应对措施,使全球化对所有人都带来有益影响,并避免引发经济开放造成的破坏性倒退。只有当这一政策不只是想解决全球化不满的情绪,这一政策才可能得以成功。它应该建立在一种新政策的背景下,以内向增长的概念为基础,旨在改善日益开放和数字化的经济体的多方面福祉,这将有助于提高底层人群的生活水平。这些政策应对措施的要素并未完全发展成熟,还需要更多的投入,实践经验,和创新思维来认知并解决日益紧密联系紧密的数字化世界所面临的挑战。然而,一些国家、国家和国际层面的政策方向表明:我们需要用一种更综合全面的方式来取代“效率第一,公平第二”的增长方式,使低收入群体能够更好地参与发展过程,并从中受益。我们应该避免短视的方法,避免受益的同时也产生社会问题的副作用。这不仅仅是重新分配的问题。它旨在为人们提供成功的手段,与2016年MCM开发的以生产力为中心的Nexus方式相一致。
       在国家层面上,政府应该加强努力,增强人们应对变化的能力,来在全球化和数字世界中获得成功。社会保障和安全网需要加以调整和改进,特别是在数字技术带来工作环境的改变的情况下,不能阻碍创新的发展和生产率的提高。但是保护和补偿是远远不够的。同样重要的是将走向一个“授权状态”,其中包括发展创造性的解决方案,以确保所有人都能获得高质量的医疗和教育,加强发展活跃的劳动力市场和技能训练政策,让劳动力摆脱税收负担,制定针对中小企业的战略,加强技术扩散和移民的融合。
       在次国家层面上,区域发展政策应该侧重于加强各地区的区域优势,而不是仅仅依靠再分配。此外,还需要加强农村和城市地区之间的联系,加强就业和技能培训政策的支持,发展创业、创新和投资战略,以更好地适应地区实际。更好的政策协调和城市治理安排可以减少城市的碎片化和居民收入差距过大。
       最后,在国际层面上,全球化的管理需要跟得上全球化的经济活动,同时也不得不考虑到国家主权的问题。一方面是要加强国际标准,并使其能够有效促进一个公平竞争的,包容性的环境。特别是,各国在竞争、国有企业、企业问责、打击腐败和非法贸易方面的更广泛深入的合作将会给世界带来巨大变化。全面实施现有协议,打击避税和逃税也是关键。另一方面涉及双边和诸边贸易和投资协定。应鼓励政府官员与他们的选民和其他受影响的利益攸关者进行贸易和投资政策的进一步磋商;在地方层面的参与将有助于增进政府对贸易和投资改革对社区可能带来的影响的了解。这也意味着政府需要比过去更多的透明度和互相磋商,同时也意味着在这些协议的其他领域继续推广标准。

分类: 学术动态,行业动态,国际法律政策

标签: none

© 2014-05 武汉大学海外投资法律研究中心 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珞珈山 邮编:430072 由大超超开发维护